当前位置: 主页 > 求职就业 > 导致共享汽车平台迟迟难以盈利

导致共享汽车平台迟迟难以盈利

更新时间:2018-12-08 10:48
浏览次数:
  近日,大量用户在微博上控诉北京途歌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途歌”)1500元的押金无法正常退还。北京、深圳、成都等地的多名用户反映退款申请提交7天后押金并未退回,客服人员的以“财务已经在加紧处理”回复,而有用户退款时长已达两个月。
 
  途歌平台的退款说明显示,用户在最后一笔订单结算成功后20天可申请退还租车押金,在历次用车中未发生违章、事故、异常用车等行为,押金将于7个工作日退还。
 
  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近日走访发现,途歌目前还拖欠地勤人员垫付的资金以及一些汽车租赁公司的租金,汽车租赁公司正在回收车辆。
 
  12月6日,记者打开途歌APP,图上显示北京市区的车辆已不足50辆。深圳、广州、成都的很多用户也纷纷对记者表示当地的车越来越少。对于上述情况,记者联系途歌总部,截至发稿,途歌方面未予回复。
 
  12月3日下午,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嘉泰国际大厦14层的途歌总部,近两个小时里有20多名前来退押金的用户聚集在途歌的办公区。
 
  用户马先生介绍,10月26日他退押金的申请审核通过。这两天在微博上看到很多人说要到前台来登记才能退,专门请了假过来退押金。
 
  登记后,对于前台员工“第二天晚上6时前押金会原路退回到用户账户”的说辞,马先生等人并不相信,10多位用户坚持等到晚上6时许,途歌员工才下班离开。马先生透露,期间途歌的CEO王利峰出面,对大家做出了与前台员工相同的承诺,此外并无多言。
 
  此外,记者还了解到途歌的部分汽车并非途歌所有。其中的部分车辆很多已经被上游公司收走。
 
  最近郑州达喀尔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计划收走200辆车,现在途歌在成都的车还剩近60辆。记者致电郑州达喀尔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周经理,他介绍公司一共租给途歌200辆车,已经开始在回收。
 
  一位接近成都途歌的人士介绍,成都途歌的车很多是租的。他曾经陪同一位途歌的员工到龙潭寺的4S店租过汽车。北京一名汽车租赁公司的员工李云(化名)透露,途歌租用了他们公司70多辆车,拖欠的费用达100多万元。
 
  12月5日,记者来到李云所在的公司,汽车租赁处的员工介绍,公司与途歌合作两年多了,当时新买的奔驰Smart就租给途歌在用,现在还有租金没给,上个月开始回收车,目前已经回收近40辆。
 
  李云说,12月4日,他去途歌商量回收车辆的时候,还碰到了北京巴士汽车租赁有限责任公司前来洽谈收车的员工。12月6日,记者来到该公司门店,负责接待的员工表示双方确实存在业务纠纷,途歌欠了租金,但具体情况他并未多说。
 
  李云所在公司汽车租赁处的员工还表示,途歌也有一部分车是自购的。这一说法得到了北京一位途歌在职地勤人员刘阳(化名)的证实。他称途歌资产部有自己的车,还有一部分是合作租赁的。
 
  在朝阳区王四营乡的北京翼翔行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,两位销售人员对记者表示,途歌的MINI的确与这边有采购合作,途歌从4S店采购后再进行投放。业务合作的具体情况他们并不清楚,但现在应该没有合作了。
 
  在走访中,记者还了解到途歌此前还存在拖欠部分停车场停车费的情况。
 
  12月6日早上,李云给记者发来一张照片,照片里一个纸袋子里装了一沓现金。他称自己现在要去收公司租给途歌的车,这些现金是准备垫缴停车费的。他说昨天去收车的时候缴清了许多拖欠的停车费,最多的一单是动物园一个停车场,费用逾两万元。在他发给记者的一张车辆进出查询图里,有一辆车停车时长为3个多月,停车费达2815元。
 
  记者随机来到潘家园华海酒店一处途歌的停车网点,停车管理处的工作人员表示,这里途歌有3个停车位,每辆车每月400元,途歌是按月结算,一旦不交停车费就不能停车了,不过目前没有拖欠停车费的情况,他称现在该停车网点用车的人还是很多。
 
  拖欠地勤垫付金
 
  上述接近成都途歌的人士介绍,成都途歌的地勤人员之前有近百名,现在还剩近20多名。
 
  刘阳介绍,北京这边地勤主要是负责交停车费和加油费,然后把车开到指定的网点。如果不垫付停车费车开不出来,车不加油就不算单量,而地勤的工资和工作量是挂钩的,所以他们必须垫付资金。
 
  刘阳透露现在北京已经有三周没有报销垫付金了,现在北京途歌拖欠地勤将近30万元。他称,虽然每月15日6000多元的工资照常发放,但根本不成正比。
 
  上述接近成都途歌的人士表示,成都基本也是这个模式,每周地勤会去公司报销垫付的停车费(成都油费实行一车一卡,无需垫付),再将报销单寄往北京总部。目前成都地勤已有5个星期没有报销了,有的人垫付的金额将近7000元,少的也有上千元。
 
  对于上述情况,记者联系上成都途歌,一位李姓员工表示,具体情况她并不清楚,当记者提出与负责人沟通,她称成都这边并没有负责人,具体情况可以咨询途歌北京总部。
 
  刘阳表示,一个月会有十多个同事离开。自己也想走,但是怕垫付的钱拿不回来现在不敢走。他坦言之前一个人一天可以做14单左右,现在一天不过三四单。
 
  让他有些不理解的是,每天工作量不多,但途歌依然在招聘地勤,几乎每天都有新人进来。12月6日晚,记者在北京途歌的前台看到了一份应聘登记表,从11月25日至12月6日,表上一共登记了36人,职务包含司机、地勤、调度司机等。
 
  “途歌可以随地停车,所以会产生特别高额的停车费,看到停车费几百上千就开回去了,只能他们公司自己人去收,停车费都是途歌自己承担了。”一名北京的用户在总结途歌的问题时说道。对此,刘阳和上述接近成都途歌的人士都表示了赞同。
 
  共享出行分析师陈礼滕认为,共享汽车作为重资产、重运营、重营销的产业,要求有雄厚的资本、先进的技术和管理能力。共享汽车主要支出在于汽车的成本上。现有的共享汽车平台多是B2C的运营模式,汽车多为重新采购而非闲置的车辆,加上其他运营成本以及维护成本,还要面临对手的竞争,导致共享汽车平台迟迟难以盈利。
 
  12月6日晚上6时许,记者在途歌总部见到了准备下班的CEO王利峰,他看起来有些疲惫。当记者表达采访意图时,他以现在有客人马上得走为由拒绝,他还表示,“希望媒体能尽量帮助企业改善经营环境。”
 
  随后他健步往外走,一位用户追问承诺明天能退的押金是否能到,他转身回复“没问题,可以的”,之后便与员工口中的那位重要客人乘电梯离开了。
相关推荐